各级主流媒体进入深度融合发展攻坚期——传统广电要从“合而为一”到“融为一体”

来源:中国广电媒体融合发展大会组委会

  (作者:高星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展研究中心)

  2022年,各级主流媒体已进入深度融合发展攻坚期,县级融媒体中心全覆盖也基本实现,新型主流媒体建设更是成为广电领域拓展产业经营新路径、提升自身造血功能的重要着力点。过去的一年,全国广播电视机构智慧广电及融合发展业务收入1085.70亿元,同比增长21.47%。

  其中,广播电视机构新媒体广告收入276.71亿元,同比增长35.01%。各级广电媒体正着力通过再造内容制作生产流程、重构传播渠道平台矩阵、重塑产业运营模式、创新体制机制改革等方式,进一步提升新型主流媒体建设。

  如今,顶层设计进一步明确完善。“十四五”发展规划明确指出,推进媒体深度融合,实施全媒体传播工程,做强新型主流媒体,建强用好县级融媒体中心。新型主流媒体建设是新时代我国主流媒体转型发展、主力军全面挺进主战场的必然要求,也是媒体深度融合的主要目标。

  2021年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数据安全法》《关于加强网络文明建设的意见》《市场准入负面清单(2021年版)》《全国一体化政务服务平台移动端建设指南》等法规文件相继出台,为进一步建设新型主流媒体提供政策依据,指明发展方向。

  同时,行业管理部门也不断加强指导规划。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多年开展全国广播电视媒体融合先导单位、典型案例、成长项目征集和评选活动,旨在树立典型标杆,发挥示范作用,为实施全媒体传播工程找到“施工图”,进一步提升新型主流媒体建设。同时,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还组织全国地市级以上广电媒体制订并修改完善《广播电视媒体深度融合发展三年行动计划》,明确广电媒体融合发展的时间表、任务书和路线图。

  在此背景下,省、市、县广电机构从政策支持、资金保障、内容生产、平台建设、体制机制改革等各个方面,不断完善构建全媒体传播体系,促进新型主流媒体建设与高质量发展。

再造内容采制流程

  建立健全新闻宣传内容采制的一体化机制。当前媒体深度融合进入攻坚期,各级广电媒体注重整体性重构内容生产模式,以本级融媒体中心为统筹调度枢纽,协调多部门构建内容生产联动机制,通过“内容创新+技术赋能+运营协同”整合内容生产流程,建立内容采编制播一体化机制。

  部分广电机构建立专门的新闻指挥调度中心,实现新闻素材的同步加工、集中管理,全面打通新闻采集与制作的深度互融,提升新闻报道内容的及时性、多元化。

  部分广电机构协同技术和运营部门,将技术成果、受众反馈等应用于内容创作与管理各流程、各环节,如湖北台打造的融媒体生产与管理机制“power融媒大脑”,浙江绍兴台实现从内容编审、全网分发、互动沟通到协同管理、数据分析的一站式管理。部分广电机构专注于传统文化、数据新闻、国际传播等细分内容,创新主流舆论宣传,推动内容采制的系列化、专业性,提升受众到达率。如总台“玉渊谭天”融媒体品牌矩阵、cgtn数据新闻工作室,以及河南台“中国节日”系列节目等。

  建立健全新闻宣传内容采制的多形态产品。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,广电媒体正在逐步打造具有新技术手段、新应用场景的多形态内容产品,不断提升广电新型主流媒体建设水平。

  一方面,利用新技术探索及时高效的内容采制模式,如采用“5g+4k/8k”超高清低延时可移动视频、云直播、大数据等新闻内容生产相关技术产品,包括bestv+智能云媒资、无际之城5g虚拟现实智能制作平台、“5g+4k/8k”超高清视频制播平台、马栏山盒子等,为视听内容实现异地协同制作、降低制作周期与成本提供多元化探索。

  另一方面,利用新手段、新业态打造新应用场景,特别是采用“ar+xr+mr”、人工智能等打造内容产品,如《三星堆新发现·揭秘》直播节目真实模拟古蜀文明发源地,各类虚拟主播“时间小妮”“凯小淇”等为观众提供沉浸式、陪伴式观看体验等。

利用5k、8g等新技术可以实现更为及时、高效的内容采制

丰富传播平台矩阵

  以自有平台建设为核心,优化传播矩阵。各级广电媒体持续坚持“移动优先”,进一步向移动客户端或移动平台聚集优质资源,不断提升自有平台聚合能力,优化传播矩阵。

  当前,部分广电媒体与自有平台的双屏联动不断优化,将广电机构的内容资源、创作生产优势输送至自有移动客户端,如东方卫视和百视tv、湖南卫视和芒果tv等,既实现电视台对移动平台的引流支撑,也推动市场化运作反哺电视台经营等多样化发展模式。部分广电媒体建立省市县三级联动模式,以省级移动平台为支撑,整合市县媒体资源共享,如湖北台“长江云”、甘肃台“新甘肃云”等。

  部分广电媒体在数字社区治理、智慧城市建设和推动乡村振兴等方面发力,更加注重结合本地智慧城市建设、社区治理等服务功能,建立政务服务和生活服务平台,如浙江宁波台社区智媒项目、浙江衢州台乡村振兴全媒体智慧平台、四川德阳台“德阳市民通”等。这些措施成为广电优化传播矩阵、建设新型主流媒体的新路径、新方案。

  建立健全多端分发的全媒体传播矩阵。除自有平台建设外,各级广电媒体更加注重移动化、智能化等互联网渠道分发模式,当前已形成纵向进驻人民日报社、新华社、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等国家级主流媒体矩阵,横向进驻报刊、“两微一端一网”,并打造小程序、抖音号、快手号等全媒体传播矩阵,如浙江金华台“金彩云”智造平台便是基于微信小程序和云平台打造。

  部分广电机构采用“双会议制度”,既针对本级媒体的内容分发作出策划,也对区县融媒体中心进行“线索汇聚、共享融通”,提升传播矩阵的精准化、定制化。

  此外,广电媒体借力“短视频+”“直播+”提供直播分发渠道。如江苏台“荔枝直播服务平台”、江苏南京台“5glive南京城市直播平台”、海南台国际传播融媒体中心“5g+8kvr超高清水下直播体系”,以及福建三明市沙县区融媒体中心、广州市番禺区融媒体中心规划实施直播基地建设等,进一步实现了广电与新业态深度融合,让移动化、智能化不断催生广电新型主流媒体建设新路径。

8k结合vr,可以使观众沉浸感更为强烈

重塑产业运营模式

  一体化产业运营。新型主流媒体承担着社会责任与产业经营的双重任务。广电新型主流媒体建设的重要着力点,体现在坚持一体化产业运营发展,持续深耕“新闻+政务/服务/商务”运营模式。

  一体化产业运营是以产业思维带动媒体融合,通过统一运营架构、整合媒体资源、建立渠道体系等方式,推动产业经营。如陕西台经营中心采用“直播间+原产地”融媒一站式闭环营销服务、“融媒+政企”管家新服务等方式,推动融合经营创收有较大增长。

  部分广电媒体立足本土化发展,持续深耕“新闻+政务/服务/商务”运营模式,深入参与智慧城市建设与社区治理,体现出与社会同频共振的责任担当。如浙江安吉县融媒体中心、四川德阳台、湖南长沙台等,以“爱安吉”“德阳市民通”“我的长沙”等自有移动平台为载体,整合本地政务数据、便民服务事项、群众文化活动等,成为服务市民、传播本地资讯的重要媒体,获得经营增长与用户认可。

陕西台“直播间+原产地”形成闭环营销服务

  业务生态建设创新。2021年,广电媒体进一步提升自我造血能力,提高产业经营的持续性、稳定性。部分广电媒体将业务延伸至更多垂直领域,拓展ip化和品牌化等产业多元化发展路径,提升媒体业务生态建设创新实践能力。

  一方面,部分广电机构创新经营模式,构建行业协同、文化创意、教育培训、展会展览等垂直细分领域的传播矩阵,打造ip化和品牌化产业运营新形态,如湖南长沙台与湖北襄阳台打造的人工智能手语电视播报系统等。

  另一方面,部分广电媒体加强市场化运作,实现跨界投资与业务融合。如江苏南京台打造广电系数字版权内容汇聚、交易及分享平台;芒果超媒推进短视频品牌“风芒”app,探索电商运作;江苏苏州台“街景电台”探索媒体与特色店铺、商业空间的深度融合;河南项城融媒体中心以建立融创文化产业园为主要创收模式,打造丰富多元的文化产业平台。

创新体制机制改革

  组织创新。在媒体深度融合背景下,破解传统媒体的体制机制壁垒、加快体制机制创新成为新型主流媒体转型发展的重中之重。各级广电媒体着力打造组织架构、运作机制的深度改革与转型,实现扁平化、专业化、垂直化、全流程的组织创新。

  组织架构方面,部分广电媒体根据媒体深度融合需求转换机构属性、设置新部门、调整人员队伍、简化行政事务等。如北京经开区融媒体中心探索由事业单位整建制转为企业方式运营,全面破解人才选用屏障、队伍融合壁垒、传播限制层级、评价考核梯次等问题。

  部分市级媒体已探索成立“广电+报业”传媒中心,进一步实现“融为一体、合而为一”的全媒体融合发展格局。运作机制方面,广电媒体持续建立工作室制、“事业部+工作室”制,如2022年广东台已成立22个涉及垂直类、服务类和平台类等融媒矩阵工作室。部分广电媒体搭建中台系统,减少同类业务的重复建设,实现一体高效管理,如芒果tv、陕西台等优化管理机制,提升项目执行效率。

  管理机制创新。广电新型主流媒体建设离不开管理机制创新,这其中,内部管理机制创新主要体现在人才管理与薪酬分配机制。部分广电媒体根据融合需求,重构考核评价、职称制度、薪酬分配等,不断创新用人机制和激励机制,激发广电媒体人才队伍和业务骨干的内容创作活力与潜力,打造“一专多能”的全媒型人才队伍,如芒果tv实行“青芒计划”,全方位培养高素质储备人才。

  跨域协作与交流机制方面,多个广电媒体建立跨区域协作机制,打造全媒体云平台,这一举措既能够促进城市资源交互、拓展用户市场,也能够创新内容生产链条、推动媒体深度融合。如陆续成立的湖北、陕西、京津冀、江苏、湖南、苏州、浙江等7家广播电视媒体融合发展创新中心,旨在建立交流合作机制,加强日常沟通互动,增强改革创新活力,协力为广播电视媒体融合发展铺设新台阶、探索新途径,做强广电机构,加快新型主流媒体建设。

合力破解融合难题

  当下建设新型主流媒体面临的主要问题和困难:一是破解体制机制束缚难度较大。当前,在深度融合背景下,部分广电媒体内部改革已进入瓶颈期,协同和系统推进体制机制改革难度较大,事业单位的产业化运营和市场化创新较难突破。二是政务服务公共资源汇聚整合阻力较大。广电媒体在推动构建传播矩阵和服务平台时,需汇聚整合公共资源,接入政务大数据系统等阻力较大,较难整体提升服务能力。三是技术使用成本较高、常态化运营消耗较大。广电媒体在应用云计算、大数据、物联网、5g等技术时,资金投入较大、容错率低,后续持续化、常态化运营资金消耗较大。四是人才培养和人才队伍建设制约性强。广电媒体对具有技术优势、全媒体优势的骨干人才培养和招引力度较弱,在薪酬分配、职称制度、晋升通道方面灵活度不足,难以真正留住人才。

  因此,有如下对策建议:一是深入推进体制机制改革,通过采编流程融合创新、组织架构一体化、内容生产体系和传播链条建设等方面的改革创新,不断优化组织架构、整合内容资源、更新人才管理和考核机制等,推动广电媒体从“合而为一”到“融为一体”的媒体融合全进程,让主力军全面挺进互联网主战场。二是深入实施“移动优先”策略,探索立足本地、差异化的自有平台建设,遵循“新闻+政务/服务/商务”发展模式,加强与本地各部门、各行业构建区域组织的一体化连接,进一步打造政务服务和信息服务的多功能生态级平台。三是内容生产和技术应用方面,统筹协调一体化发展,促进流程再造,探索多样态新闻宣传采编机制。四是促进产业经营的市场化、品牌化、垂直类运营创新,不断提升媒体的自我造血能力和参与社会治理能力。五是建立融媒工作室制,加大全媒体新型人才培养,改革选人用人机制,制定有利于融合发展的绩效考核与人才晋升机制,探索“一专多能,团队协作”的人才队伍建设。
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小火箭